2014年07月09日 07:38
李桐

李桐

自由撰稿人,世界政治暨体育现象研究者。2002年走红于网络,先后在《南方体育》、《体坛周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2002年6月1日,德国队8比0狂扫沙特。那一夜,即将迎来24岁生日的克洛泽打进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杯进球,2014年7月9日,德国队7比1屠戮巴西。一场始料未及的“轮奸”就这样发生。已经36岁的克洛泽在经历4421天之后,将自己的世界杯进球数扩大到16个,超越正在看台上解说的罗纳尔多,成为新的传奇。

 

12年前同样为德国队进球的,是我最喜欢的德国中锋比埃尔霍夫,这个欧洲大能源公司的继承人、经济学硕士如今早已是德国领队。而在两分钟内两度攻破巴西球门的克罗斯,与在11分钟之内两度攻破巴西球门的许尔勒,同样生于1990。比他们年长一岁的托马斯-穆勒,已经在世界杯正赛中收获10个进球,这个刚刚25岁的年轻人已经超越巴乔、比利亚、维耶里、尤西比奥这些传奇的名字,在他之前,世界杯84年的漫长历史中,一共只有12名球员完成过这一创举。

 

因为左脚有伤,进球之后的克洛泽并未展示标志性的空翻,但看上去倒更像是屠杀这样的巴西,并不值得炫耀。如果不是德国队下半场为决赛蓄势收力,打出两位数的比分并非不可能。况且,这样的巴西队,其实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今夜的贝洛奥里藏特。

 

如果不是官方的精心保送,日本人西村雄一鼎力的襄助,以及与永远都深陷奖金与赌球旋涡的喀麦隆同组,巴西人即便被闷死在小组赛里,也不是全无可能。如果不是淘汰赛中遭遇的都是智利和哥伦比亚这样崇尚进攻的南美球队,一支仿佛黄衫意大利、踢法功利保守到极点的巴西,本无可能走得这么远。

 

赛前演奏国歌时,看台上是乌央乌央的内马尔面具与画像,大卫-路伊斯更是手持10号球衣出场,这是令人感动的兄弟情谊,但作为一种国家态度,则不免泄露出深藏的心虚与脆弱。在全场数万人的和声之下,11个巴西球员将国歌唱得慷慨激越,仿佛即将奔赴刑场,可惜这不是一个成熟杀手应有的态度,歌声即心声,波未动,心已乱,江湖已远。

 

内马尔在小组赛中总是哭得梨花带雨,所以巴西队请来了三个心理医生,但如今看来,他们需要23个心理医生,而素以性格强悍著称的斯科拉里则需要一座康宁医院。

 

可笑的是,赛前巴西人一直热议要上诉国际足联取消席尔瓦的黄牌,不知如今他们是否需要建议要与德国队重踢?

 

当然,内马尔和席尔瓦的缺席是巴西人用以遮羞一场世界杯史上最惨烈半决赛的更方便的借口,如果不介意这一借口要比比赛更加羞耻的话。

 

强者,从来不需要任何借口,德国人就从来不会提罗伊斯根本就因伤没有来到巴西。别说少了内马尔、席尔瓦,即便再少一个大卫-路易斯加奥斯卡,巴西队的人员配置也不至比阿尔及利亚更差。然而,北非人坚持了两个小时,但巴西人只顶住了十分钟,便“既然不能反抗,不如闭上眼睛享受”。

 

虽然对于这样的一个比分,任何战术分析已无意义,但论及巴西队的死因之关键,只有一个斯科拉里。虽然赛后大菲尔安抚弟子的镜头让人感觉暖意,但这个时隔10年之后,又一次将东道主玩死的著名主教练,的确不值得同情。

 

在最关键的比赛中,他没有顶住来自球迷的巨大压力,背叛了自己的足球哲学,在前后场核心均缺位的困境中,他放弃了自己多年一贯的为赢球可不择手段的道统,为取得领先后死守的优势,选择了开场便与德国对攻的冒险主义。

 

但是这支德国队,从来都是一切冒险家的深渊。四年前的阿根廷与英格兰,今次的葡萄牙,均是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对于快速、坚定的德国人而言,没有什么比对手采取开放的比赛态度,留下开阔的后场更美妙的世界了,于是,悲剧的基调确定。

 

揭幕战之后,我对巴西所下的评语是且行且珍惜,惊起无数巴迷反戈,但现在,送给他们的,只有一句NO ZUO NO DIE。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