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0日 12:56
麦卡

麦卡

新锐体育评论员。博览群书,涉猎广泛,文字简练犀利,客观理性。  

 

昨天,人们本以为巴西会祭出防守反击,对德国进行中场绞杀,结果东道主开场狂攻后防不稳,毫无悬念地被斩杀;今晨,拥有开场迄今豪门球队中最优秀、发挥最稳定的两位攻击手梅西和罗本的阿根廷与荷兰,却没有如预期的那样打出梅花间竹的对攻战,相反却陷入彼此限制的泥潭,打出一场令人昏昏欲睡的大闷战。

 

也许是受到了巴西惨败的警醒,今晨一役,两队打得相当谨慎,多达53%的时间都在中场胶着,双方防守阵型紧凑而有层次,中场与后防的衔接紧密,这也使得全场比赛都处于阵地战之中,没有出现哪怕一次防守反击的进攻。梅西直到40分钟才有第一次突破,罗本上半场触球仅6次,他甚至到了加时赛第9分钟才有了全队第一脚命中门框范围的射门,还是远射。这两位本届赛事中突入禁区次数最多的球员基本与禁区绝缘。

 

拉锯战严重地消耗着双方的体力,因迪的新伤和德容的旧伤令他们早早下场,赛前肠胃不适的范佩西在加时赛难以为继,范加尔不得不无奈地提前用完三个换人名额,摄像镜头多次给到场边的克鲁尔,这位上一场扑出两个点球的英雄,这次注定报国无门,西莱森虽然脚法过人,连过伊瓜因和阿奎罗,但他终究无法突破自己职业生涯迄今20次扑救却从未挡出点球的尴尬纪录。

 

在防守上,这也许是一场教科书级别的比赛,无论是德米凯利斯的后场断球、马斯切拉诺在中场的抢截与最后时刻给罗本的铲抢,还是弗拉尔的解围,均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体现出双方在进攻中的有心无力,过于依赖梅西和罗本的个人能力,使得他们在寸土必争的阵地战中并没有太多的变招。迪马利亚和范佩西本是为数不多的能给他们提供支援和吸引火力的战友,本场却一个伤停,一个状态全无。

 

同样是患上巨星依赖症,阿根廷显然耐受性比荷兰更强。毕竟,无论是克鲁伊夫时代,还是巴斯滕时代,荷兰人在场上向来是一群实力相当的球星的有机组合,相比之下,阿根廷从马拉多纳时代开始,就已经习惯于一个巨星前场包打天下,而其他人多负责干杂活的模式。长相酷似老年版伊涅斯塔的萨韦利亚的主要任务是赢得梅西的信任,让梅西自由驰骋,就像1986年的比拉尔多对马拉多纳干的那样。

 

荷兰错过了第四次世界杯决赛的机会,但他们可以释然。以荷兰目前的人员配置、阵容厚度和状态,面对攻击点极多、能在无锋控制球和传统4231两套成熟打法之间无缝切换(就像他们在1/4决赛和半决赛中展现的那样)的德国,橙色军团为1974年复仇的胜算不会太高。

 

同样是寻仇德国,相比高开低走、前两场淘汰赛都是九死一生的荷兰。阿根廷比他们更有资本。从小组赛一路走来,阿根廷明显呈现出低开高走的趋势,在攻守两端均有了明显的进步,前场迪马利亚与梅西有了化学反应,中后场马斯切拉诺、德米凯利斯等人也已渐入佳境,虽然进攻仍然像六脉神剑一样不靠谱,但对比赛的控制力颇为可观,开赛迄今6战,他们还从来没有在比赛中落后过。

 

决赛面对德国,阿根廷人仍然会是“下狗(草根、屌丝之意)”。无论是牌面实力、打法的成熟度,还是届时马拉卡纳的气氛——虽然德国屠了东道主7个,但巴西还是更不希望死敌阿根廷夺冠——都不利于阿根廷。

 

命运安排梅西率领一支整体打法更像马竞的阿根廷,去挑战一支风格酷似巴萨的德国。这会是一场有趣的错位之战,此战过后,梅西将在足球历史的坐标系中,最终确定自己的大致位置。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