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1日 03:26
Renata D’Elia

Renata D’Elia

蕾娜塔·黛莉娅,巴西著名作家、巴西国家队常驻记者。《经济价值》、《圣保罗镜报》、《巴西晚邮报》等媒体知名撰稿人。

 

 

过去几个星期,我总是伴随着窗外嘈杂的声音进入梦乡,球迷们的欢呼声已经成了我睡前最熟悉的背景音乐。然而昨天一切都变了,室外变得异常安静,安静得令人感到害怕。我知道巴西人并不害怕失利,怕的恰恰是长久以来引以为傲的足球在一夜之间沦为笑柄。

 

众所周知巴西人信仰天主教,然而真正虔诚的信仰者数目寥寥,大部分人一边坚持着自己慵懒无度的生活方式,一边向神明祈祷转机。我们真正的信仰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足球。加缪曾说,关于生活的一切,我都从足球中学习到。很显然他不是巴西人,因为我们何止从足球中学到生活的一切,足球简直奠定了我们看待生活的思维,足球让我们看透生活,并仍然热爱生活。

 

一直以来,我们都坚信足球信仰的完美与崇高,所以即便是偶尔遭遇失利,我们也会坚持认为一切都会好的,失败仅仅是上帝对我们的考验,因为对巴西足球而言,失败是暂时的,胜利才是常态。然而被德国人在主场用七粒进球血洗,让巴西人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怀疑,而这也是沉默的根源。

 

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毁了给人看,然而悲剧的诞生从不是偶然。我们的沉默绝不是从这两天开始的,失利只是恰巧加剧了我们的沉默,真正的起点,来自于2002年,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对巴西足球之后持续的下滑选择了沉默。

 

2002年的巴西队赛前并不被人看好,甚至在预选赛阶段也磕磕绊绊,此时恰巧斯科拉里横空出世,用3R组合打遍天下,给所有人喝下了一碗迷魂汤——原来巴西队强到即便状态下滑,也能夺得世界杯冠军。这也直接造成了2006年世界杯对阵法国时的漫不经心,我们自以为强大到无以复加,甚至对世界杯卫冕丧失了饥饿感。赛后很多媒体指出,巴西队在德国压根没有训练,天天晚上沉迷于烈酒美色中,甚至在赛前几天晚上,也照旧夜夜笙歌。

 

2006年的散漫,直接促成了南非世界杯上邓加的铁腕治军。是的,巴西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那届世界杯被无数巴西人看作是一种耻辱——巴西队甚至没有几个像样的球星。这简直是对巴西的侮辱!那时的内马尔刚刚出道便闪耀巴西,人们期待这位18岁的桑托斯天才能够像贝利一般,年少成名,震惊世界。只是崇尚欧洲化军事体系管理的邓加,对他选择性失明。

 

4年后,我们又从邓加的视而不见,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内马尔依赖症。内马尔受伤下场的那一刻,我意识到巴西队悬了,因为这很可能是压垮巴西队的最后一根稻草,德国人果然证实了我的担心。

 

 

 

说句实话,我其实想感谢不留情面的德国队,他们的屠杀,让整个巴西重新看清了自己的不足,也总算让我们第一次有勇气正视自己多年来的沉默。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巴西足球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刻了,老帅斯科拉里从2002年沿用至今的战术已经被证明与现代足球脱轨。是时候该进行更新换代了,我们的天才不应该被这样落后的体系给埋没。

 

我们沉默的根源绝不是斯科拉里,或者任何一名教练,而是迂腐的巴西足协。他们如果不在思想上进行改变,并容忍年轻球员被像17世纪的黑奴一般,在尚未长成时即被用来套现,那么巴西足球的失败恐怕会在将来来得更猛烈。正如作家内尔森·罗德里格斯在1960年所说:“在最后一个白痴被替换掉前,不会有任何事发生改变。”

 

1950年的马拉卡纳惨案,让巴西人在1958年痛定思痛,一举夺魁。我们究竟能从2014年的失利中,学到些什么呢?(译/朱渊)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