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2日 02:34
李桐

李桐

自由撰稿人,世界政治暨体育现象研究者。2002年走红于网络,先后在《南方体育》、《体坛周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前年夏天,有为国足站台的痴心球迷在昆明拓东体育场高举标语:陪你去巴西。结果中国队只想去巴西烤肉店。后来去巴西的依例还是中国制造的比赛用球、比赛伴奏乐器、比赛助威小国旗,以及像刘健宏这样的比赛解说员。

 

在互联网的上古时代,流传过一份“韩大嘴语录”,当时我们的国家还没有彻底娱乐化,所以这份九假一真的东西流传巨广,彻底抹黑了韩乔生,但人往往要等到失去,才懂得珍惜。如今回顾往事,我们才会感悟自己曾经生活在一个多么美好的解说时代。

 

韩老师之后,这世界有两类人,一类是段暄和刘建宏,一类是我们。十多年以来,我们与他们,仿佛生活在平行宇宙,虽然面对的是同样的比赛,却永远没有交集。刘建宏们的存在,完美诠释了为何电视这样一个声音与画面共生的伟大发明,必须要有静音功能键的存在。

 

建宏兄的解说素以废话连篇胡说八道见长,在我的记忆中,有三大里程碑时刻。

 

一是2006年世界杯预选赛国足对香港,由于足协的同志们的算术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导致出现了国足与科威特同分同净胜球却输于进球数的局面,而在广州现场解说的刘建宏则信誓旦旦地寄语国足好好准备附加赛。

 

二是四年前的南非世界杯,葡萄牙对阵西班牙,全国牙防组专家建宏兄多次强调C罗是弗格森唯一愿意用6000万欧元再买回来的球员,然后用了大概十分钟反复计算场上双方球员的身价加总起来可达几何,能够换算成多少等身金人。那一刻,我深深相信了也许央视的工资真的不高。

 

三是帮助建宏兄荣获央视金话筒奖的“进了进了……”的伟大发明,据他自陈这是为了烘托比赛的紧张气氛,但我却相信那一晚,至少有一百个泌尿外科医生准备给他送上名片。

 

综上所述,刘建宏领衔的央视解说,一直以来都被球迷们公认很水,但今年夏天,终于连一个姓水的同行也听不下去了。

 

在讲究中庸之道的职场,无关利益与信仰,同行之间居然还要如此高调地公开斗嘴,实为罕见。这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我曾经对刘建宏的判断:“无论时光流逝,惟有建宏永恒,他总是每场比赛发挥最差的那一个。”

 

这样的判断一直颇为准确,直到今夏朱广沪的出现。巴西世界杯是中国电视直播史上最大时差的一次,但富裕起来的中国球迷抵抗困意有三宝:啤酒、咖啡、朱指导。

 

巴西世界杯已接近收官,这位国足主教练的解说依旧如他弟子们的比赛一样,总是断断续续、缺乏有效串联。曾说出“我需要11条疯狗”,“给我一个因扎吉,我能拿下亚洲杯”这么牛逼语录的朱指导,居然没能成为解说大师,实在令人费解。

 

2006年德国世界杯,我也曾批判过那位高飚海豚音的解说员。但黄健翔是立场问题,而黄健翔以后,是水平和品位问题。

媒体人也是文化人。一别薛杜,节操从次是路人。讲的是大裤衩里的普遍生态。我们倒也不好过于苛求第五频道的同志,毕竟人家不是第五纵队。

但无知者无畏,总是拿肉麻当有趣,才是广大球迷与其死磕的原因。比如张路接话之前必嘿嘿,比如段暄总是在深夜里讲述只能将自己逗乐的笑话。球迷批评建宏不做功课尽整没用的对付,人家却坚信自己是在为中国足球腾飞而呕心沥血。话说不是一个宇宙的人,当真夏虫与冰,永远尿不到一块儿。

巴西世界杯很快就要结束了,而刘建宏还要十四年才退休,这真是一个悲剧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