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2日 03:14

Renata D’Elia

焦骥

前《Vista看天下》编辑,现自由撰稿人,曾在多家媒体发表球评、书评、影评。

 

 

刘建宏又挨骂了。这次骂他的不光有广大“久受其害”的球迷,甚至连他的同事都发话了。小崔的意思是:你除了会重复罗本和梅西这两个名字,还能说点啥?水均益则说:能不能安心解说比赛,别总跑题说有的没的。

 

说梅西也不行,不说梅西也不行,建宏老师这次有点里外不是人。

 

其实在我心里,刘建宏的解说水平还说得过去,至少不是最差的。在今年央视世界杯这四张大嘴里,他和段暄是一个水平,虽然赶不上诗风雄浑的贺炜,但至少是比只会跪舔罗本、一激动就恨不得把扁桃体都吼出来的申方剑强多了。只是,我对他荷阿大战这场的解说不太喜欢,这也是网友群起而攻之的原因之一。

 

据统计,在这场球里,建宏老师共提到8个成语,6句名人名言,7次中国足球,5次青少年,4次德国足球,2次法国足球……尤其是对中国足球人口长篇累牍的评述,更让人虎躯一震。

 

刘建宏的忧国忧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最近几年的解说里,每每中国队踢得不好时,他必问:为什么国内踢球的人这么少?每每外国队踢得好时,他必问:为什么国外踢球人的那么多,但国内踢球人的这么少?照他的意思,中国足球不灵光的原因只有一个:踢球的人太少。根源是:孩子太懒,爹又不管。

 

且不论这个“爹默娃泪”的论断是否成立,光是他说这种话的场合就值得商榷。我欣赏刘建宏“先国足之忧而忧”的足球传教士态度,但这应是他个人的态度,而不是工作的态度,尤其不是一个解说的态度。足球解说的职责是:叙述场面、解析战术,分析数据、普及背景资料、总结比赛。解说是为观众服务的,而不是来当辅导员的;解说允许有个人抒情,但不应是踢球观、看球观、评球观等三观的普及教育。

 

球迷是来看球的,而不是来喝鸡汤的。

 

由于长期解说国足比赛及主持《足球之夜》等虐心栏目,刘建宏这种“家国天下”情怀近年越发泛滥,原来是逢中国足球必大声疾呼“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如今已经扩大到世界范畴了。对此,几天前他还特意在微博上回应:“从我的角度看,世界杯不应该是中国人看球、吐槽的盛会。如果几千万看球的人口是踢球的人口,中国足球还愁进不了世界杯?不管怎样,我要表达。”似乎在他口中,不带孩子去踢球的家长就是渎职,就尤其没资格评论国足。

 

但在我的理解里,看不看球和踢不踢球完全是两码事。难道我们就没有看球的权利而都去踢球吗?难道我们就该看球时不听比赛评述而是受教育吗?难道中国队踢得臭就该全民背黑锅吗?

 

也有人为他辩解:解说和翻译一样,都是看起来容易干起来难的职业,何况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风格。此言不假。但抛开个人风格,解说的专业功底终究是要过关的,这是职业的底线。可惜他没有认识到这个比中国足球还重要的问题。

 

在尼日利亚对法国的比赛中,他说法甲上赛季最佳门将是尼日利亚人恩耶亚马,但实际答案是:意大利人西里古。此前他还说尼日利亚球员摩西上赛季在英超的进步有目共睹,但不幸的是,我恰好就是个利物浦球迷:摩西上赛季根本就没什么上场机会。

 

这两件句话暴露了建宏老师专业知识的硬伤,我甚至开始怀疑:他平时都看球和做功课吗?

 

央视解说遭人骂的传统由来已久,随着近年网络平台的普及,越来越多的球迷选择在各大门户网站看球,所以对央五的质疑和谩骂声也渐小。但是,今年央视对世界杯的垄断转播又将这个问题搬回了台面:偌大个中国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解说员吗?

 

自觉或不自觉地,刘建宏成了央视重大比赛转播权垄断下的典型产物:“国字头儿”的大帽子让他肩负起了重塑社会主义足球荣辱观的重任;没有竞争对手让他安于在不学无术的环境中混日子。这是一个典型国企员工的形象:动辄上纲上线,开口就是意识形态,自己的业务能力却是平平。近年来,建宏老师已经逐渐从一个解说员变成了唠唠叨叨的居委会大妈、变成了苦口婆心的辅导员、变成了忧国忧民的传教士,照这个势头,他下一步就该成为集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为一体的足坛鲁迅了。

 

世界杯马上就要结束了,但对于央视解说的吐槽永远不会停止。这当然有网友的娱乐心理,但解说们也确实该提高自己的水平,这是最基本的职业要求。诚然,“救救孩子”、“救救国足”的情怀应该有,但不应该在解说里,而是在直播之外。因为对于一个普通球迷来说,我们不希望足球被赋予更多的教化意义,我们只想看场普普通通的比赛。

 

仅此而已。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