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2日 10:00
麦卡

麦卡

新锐体育评论员。博览群书,涉猎广泛,文字简练犀利,客观理性。  

 

 

为了解说好一场球赛,刘建宏作出过不少尝试,可惜这些尝试无不荒腔走板,最终只解释了什么叫做“画虎不成”。

 

上届世界杯,他模仿南美解说员的进球欢呼,急促的“进啦进啦进啦”却丝毫没有拉丁语“Goal”的绵长壮阔,结果雷翻众生。本届世界杯,他又学习同行后辈贺炜掉书袋,时不时来一段经典文学选段抒情,但插入时机却无比生硬,让人一直以为央视信号出错。

 

刘建宏的解说被吐槽无数,既是天赋所限,更缘于努力的方向错误,越努力就越糟糕。解说员的首要职责,既不是广播时代事无巨细的场面描述,也不是花絮片式的抒情和足球八卦的堆砌,而是提供更丰富的比赛背景信息,对比赛情况作出自己的判断,帮助观众更好地理解比赛。

 

比如荷兰与阿根廷的半决赛加时赛上,当范加尔换下范佩西,转播镜头多次转向场边的替补门将克鲁尔,这时解说员的任务就是将镜头语言转化为更具体的解读,告诉观众范加尔已经用满了三个换人名额,因此1/4决赛中连续扑出点球的神奇门将克鲁尔已经失去了出场机会。但刘建宏却始终王顾左右而言他。看来他并不了解这一重要的比赛背景。刘建宏显然没有看那场1/4决赛,当时的央视解说是申方剑,但任何一个做过起码功课的解说员,都不会错过这个信息。

 

贺炜虽然被称为“诗人”,经常在比赛中抒情,但他的本职工作完成得很好,无论是球员特点、数据还是典故,均烂熟于心,对场上比赛的走势也洞若观火,抒情只是解说的添头。刘建宏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只学到了贺炜解说的皮相。

 

刘建宏也许是一个优秀的制片人,一个有见地的球评作者,但在解说员这个行当中,他确实难称合格。

 

据统计,他和朱广沪平均一分钟500字,一个半小时要说4.5万字,但其中真正对解读比赛现场有益的有效信息,却少之有少,更多的是“罗本还是那个罗本,范佩西还是那个范佩西,梅西还是那个梅西”,或者在复述某位教练的身世八卦半天之后突然大梦初醒地来一句,“我们看这个球”。

 

刘建宏只是一个缩影,央视本次四大解说,除了贺炜之外,另两位的表现也难以令人满意。除了自身的积累和赛前功课没做足之外,嘉宾选择面过窄也是一大原因。国外的电视媒体多采用了两位到多位专业球员和教练的搭配,比如BBC请来了费迪南德、亨利、西多夫和内维尔兄弟、法国电视一台请到利扎拉祖和温格、ESPN则有范尼和拉拉斯,反观央视,唯一的现场嘉宾朱广沪虽有专业知识,却未经任何岗前培训,他的口音和口头表达能力,令专业观点的传播效果大打折扣,而在揭幕战挨批之后他开始三缄其口,解说员又没有帮他“补位”的能力,比赛解说也就只能沦为“故事会”了。

 

当然,嘉宾不力,乃至缺乏提供比赛数据的“后援团”,这些都不构成开脱的理由。看看国内同行詹俊不假思索地蹦出球员资料和临场数据,一多半时间低头临时抱佛脚的刘建宏们,足当羞愧。

 

社交网络的盛行,让观众可以在同一场舆论场中交流感受,刘建宏因此挨了不少吐槽。这其中有跟风,有网民的刻板印象,但更多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与其说是批评,不如说这些评价是一种监督与激励。如果没有社交网络,恐怕像他这样缺乏积累又备课不勤的“南郭先生”,会混在解说员的团队中,让观众难过更久。

 

老话说得好:留给刘建宏的时间不多了。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