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3日 02:39
李桐

李桐

自由撰稿人,世界政治暨体育现象研究者。2002年走红于网络,先后在《南方体育》、《体坛周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巴西世界杯,我写过两篇长文,一篇送别C罗,一篇以父辈的旗帜为名,披着足球的外皮,献给黄家驹和那些喋血夏日的1970年代生人永远年轻的兄长。今天,我的第三篇长文写给阿根廷,以及他们最伟大的对手,德国队。

 

以下的5000字,对于阿根廷球迷来说,无非是一次梳理,但对于许多不了解阿根廷足球的球迷,我希望能提供更多的被时光湮没的信息。(阿德巴约史记2新仇旧恨或在梅西脚下有个了断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决赛,德国1-0阿根廷

 

足球世界里,有很多夙敌。但和巴西阿根廷夹杂地缘矛盾,英格兰阿根廷混合领土之争不同,德国与阿根廷的足球恩怨,是纯粹的竞技之争。

 

阿根廷已经24年不曾进入过世界杯决赛,而德国人虽在低谷时刻也能凭借厚重的底蕴与巴西一争高下,但毕竟也是24年无缘大力神。

 

如今,这两支欧美豪门再次重逢于决赛,一方是克林斯曼技术革命之后的德国青春风暴群,一方是正值27岁当打之年梅西统御的新一代高乔军团,今夜的碰撞让人想一想都感觉血脉。而在刺刀见红不死不休的强强对碰来临之前,八一八两队56年的悠长恩怨,倒可消磨决赛之前紧张凝滞的时光。

 

1958年瑞典世界杯,阿根廷与四年前创造了“伯尔尼奇迹”的德国人首次相逢在马尔默球场,传奇射手赫尔姆特-拉恩的梅开二度帮助德国3比1取胜。时隔八年之后,阿根廷与贝肯鲍尔率领的德国队,再次交锋于英格兰世界杯小组赛,双方在伯明翰战成0比0,这也是两队56年对抗历史中唯一的一张白卷。

 

两次不胜当届世界杯的亚军,当时尚未进入顶级俱乐部行列的阿根廷人倒也心服口服。1973年情人节,阿根廷在友谊赛中取得了对德国的首胜,但在整个70年代,面对强大的对手,哪怕是拿到世界冠军之后的阿根廷,还是显得底气不足。

 

后来,随着马拉多纳的横空出世,德阿之间的对抗才真正上升到世界顶级的层次。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的决赛,是两个足球大国漫长博弈的开始。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阿根廷3-2西德

 

在1985年墨西哥大地震中也安然无恙的阿兹台克球场,是墨西哥人心中的“神殿”、足球世界史上的丰碑地标。这座设计精细到可保证阳光对比赛双方造成的影响都相同的球场,见证过贝利最后的辉煌,114600名观众,在这里欢呼被公认为史上最强足球队的1970版巴西队,将雷米特杯最后一次高高举起。

 

1986年6月29日,一个崭新的时代在这里开始。中卫布朗和前锋巴尔达诺的进球让阿根廷人取得2比0领先,在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之时,德国人的反击来了,鲁梅尼格和替补上场的沃勒尔将比分改写为令人激动的2比2。这个比分注定将成为马拉多纳登基球王的最后一级台阶,很快,他为布鲁查加送出美妙助攻,阿根廷人赢了。

 

终场哨声一响,所有的观众都涌向球场,向这位足球场上的“上帝”表达敬意。马拉多纳上身一丝不挂,就像1970年的贝利那样,在墨西哥城的群山背景之中,与众人一一拥抱。

 

布雷默事后说:“那是我毕生最痛苦的一天。”

 

但在那个群星璀璨的年代,大悲与大喜的交替,只要四年。四年之后,贝肯鲍尔军团以三驾马车为核心,卷土重来,最后的决赛,正是德国足球的伟大左后卫,用点球完成了复仇。

 

这一年,德国与阿根廷的通往决赛之路,有着不同的轨迹。德国人高开低走,小组赛首场便4比1打垮斯托伊科维奇领导的南斯拉夫,随后5比1战胜让中国队遭遇“黑色三分钟”的阿联酋,但从小组赛最后一场艰难逼平哥伦比亚开始,德国人随后并未展示出令人信服的统治力。淘汰赛第一场战荷兰,靠的还是用前锋沃勒尔对子荷兰攻防核心里杰卡尔德的阴招,对阵当时实力一般的捷克斯洛伐克,也只一球过关,半决赛在阿尔卑球场面对唯一的传统强队英格兰,靠的是点球决胜。

 

反观阿根廷,则是前抑后扬的走势。小组赛先输给米拉大叔的喀麦隆,次战苏联,也要靠马拉多纳的排球拦网式防守才得以取胜,但这一场胜利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当年世界还处于冷战时期,意识形态对于足球比赛不可避免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场比赛刚刚进行到第11分钟,86年功勋门将篷皮杜在出击时和奥拉尔蒂奇亚撞在一起,当场骨折,无奈的比拉尔多遣上了来自哥伦比亚百万富翁俱乐部的塞尔吉奥·戈耶切亚,这一意外造就了后来世界杯史上最伟大的扑点球门将,他是点球界毋庸置疑的百万富翁。

 

阿根廷最后一场迎战勒克图什领军的罗马尼亚,靠一个危险的平局才勉强以小组第三的身份晋级十六强。然而,进入淘汰赛之后,比拉尔多却将防守战术演绎到了极致。16进8的对手是巴西,在都灵阿尔卑球场,巴西人五次击中阿根廷球门的横梁与立柱,但比赛第81分钟,61381名观众目睹了一个历史的时刻,马拉多纳在中场带球,先变线晃过了阿莱芒,随后躲过邓加的铲抢,又用假动作突破罗查,在加尔维奥、布兰科和戈麦斯等三名惊惶失措的巴西后卫包夹之下,“世纪助攻”卡尼吉亚。马拉多纳20秒的闪光便击溃了巴西队整整90分钟的优势,赛后,巴西《环球报》的标题是:“马拉多纳1:0巴西”。

 

8进4遭遇的是南斯拉夫,面对开场不久便被罚下一人的对手,阿根廷死守不出,硬生生地将比赛拖进点球决战,马拉多纳虽然罚失了点球,但神一样的戈耶切亚战了出来,带领阿根廷艰难地回到那不勒斯。

 

在刚刚结束的一个赛季,马拉多纳为那不勒斯再度拿到了意甲的冠军。所以马拉多纳号召那不勒斯人为阿根廷队助威,他问这些被意大利北方足球势力压抑多年的南方人:“意大利又给了你什么?”这注定是一场永恒流传的比赛,斯基拉奇继续为意大利进球,但卡尼吉亚背对球门的头球终结了开赛以来曾加保持的不失球记录。这一场半决赛,也创造了世界杯史上最长的补时,国际足联是多么不希望阿根廷人走进决赛,加时赛上半场补时就达8分钟,而卡尼吉亚正是在补时时间得到黄牌,无缘决赛。但顽强的阿根廷人将比赛又一次进入点球时间,戈耶切亚再次站了出来,他成功地阻击了多纳多尼和塞雷纳,阿根廷会师德国。

 

时隔多年,德国人的胜利依旧不能让人信服。因为与阿根廷连战巴西、南斯拉夫和意大利的淘汰赛赛程相比,德国人的路线显得有些轻松。而阿根廷的小组局势也要远远严峻过德国。其中苏联是1988欧洲杯的亚军,罗马尼亚也有球星压阵,至于喀麦隆后来正是击败了德国无法拿下的哥伦比亚晋级八强,在八强中一度领先德国队的半决赛对手英格兰。

 

过于艰苦的赛程,也让阿根廷一路杀进决赛之后伤痕累累。卡尼吉亚、巴蒂斯塔、吉乌斯蒂、奥拉蒂科切亚等4名主力停赛,前面只剩下一个不会进球的来自维亚利家乡克雷莫纳俱乐部的德索蒂。但左脚肿得像个皮球的马拉多纳率领球队顽强周旋,试图再次将比赛拖到点球大战。面对被罚下两人的阿根廷,德国人依旧无计可施。

 

当比赛进行到第85分钟时,墨西哥主裁判科德萨尔-门德斯决定亲自站出来实现国际足联的意志。他判罚了点球,理由是圣西尼绊倒沃勒尔。16年之后,当德国人与阿根廷再次相遇在世界杯,布雷默通过西班牙《国家报》承认:“那不是一个点球”。当然,更多的德迷认为,这个不存在的点球可看作是之前奥根塔勒摔倒在禁区里但裁判漏判的补偿,但问题是,在此之前,卡尔德隆也被马特乌斯绊倒在禁区里。

 

球场上空的空气令人感到窒息,德国队长马特乌斯让出了点球权,理由是他的鞋底出现了裂纹。历史,选择了布雷默,三驾马车里名声最小但心脏最强大的一个。

 

“罚点球前,我等了六七分钟,阿根廷人围着裁判,并把足球抢走,当时我的压力很大”。时候,布雷默如是说,但当时,他坚定地将点球射向戈耶切亚的右侧,后者判断对了方向并且指尖也碰到了皮球,但没能阻止。13年之后,布雷默和戈耶切亚曾在“距离2006世界杯开幕1000天”的活动中重演当年一幕,结果布雷默选择了门将左侧,而戈耶切亚还是扑向右边。

 

阿根廷距离加时赛,只差一只手掌的距离。克林斯曼捧着大力神杯像个孩子一样哭泣,另一个流泪的人是马拉多纳,当着10亿电视观众的面,他对阿维兰热伸出的手,选择了漠视。20年之后,已经成为教练的马拉多纳依然认为:足球领域里有黑手党。

 

德国人的胜利,有阿根廷自身实力不足的问题,但也是当时两大历史背景决定了的宿命。一是国际足联为了复兴第一运动,开始鼓励攻势足球的改革,随后出台的严禁背后铲球,94年引入三分制,98年扩军32强莫不如此。在改革的关键前夜,国际足联难以接受一个靠极端防守存在的阿根廷蝉联冠军。二是1990年夏天正是推倒柏林墙,酝酿两德统一的关键时刻,一场属于德国足球的胜利,可以更好地凝聚这个已经分裂了40多年的国家。

 

1990年的这一段,我用了很长的篇幅,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我有了自己的价值判断之后的第一次世界杯(1986年我还是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所以记忆犹新,另外也是因为86年的决赛走势实至名归,而90年的决赛则充满争议。而我的判断是,那一年的德国是被高估的,而阿根廷的历程则是悲壮的。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