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3日 02:55
李桐

李桐

自由撰稿人,世界政治暨体育现象研究者。2002年走红于网络,先后在《南方体育》、《体坛周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1990之后,阿根廷足球被调整到了“悲壮”模式。98和02年世界杯,欧文两次在阿根廷身上动刀,而02年的那个点球,显然要比1990年德阿决赛的那一个,更加莫须有。而06年世界杯阿根廷的前四场比赛,有三次进球被吹无效,悲惨得像今次巴西世界杯上的墨西哥。

 

这都充分说明在足球的核心圈里,一直没有阿根廷的位置。

 

罗马奥林匹克一战之后,德国和阿根廷再次相逢于正式比赛,则要发生在遥远的15年之后。2005年6月21日,被分在联合会杯同一小组的这两支球队为争夺小组头名,在纽伦堡大打出手。库兰伊和阿萨莫阿为德国队进球,而里克尔梅和坎比亚索用两脚世界波,奉献了一场荡气回肠的较量。这场比赛,是一年后世界杯八强之战的预演。

 

那一次的阿根廷,或不如1998年那么完美,但却是我最喜欢的一支,因为罗米。小组赛中曾两次“为全世界上课”的里克尔梅,完全可以引领阿根廷挺进四强,如果没有官哨的话。

 

也许不是黑哨,但与90年的夏天一样,有官哨。

 

阿根廷命运之多舛,正在于他们总是在最不恰当的时间遇见最需要被讲政治的德国队。90年的故事前面已经讲过,这一回,德国是东道主。

 

上半场的阿根廷,控球时间是华丽的70%,但被吹的犯规居然还要多过德国。这,真的不太科学。但特维斯断球连碰都没碰到奥东科,德国快马因为摆腿射门时球被偷走重心不稳倒地,也要吹阿根廷犯规。公正就是一面幌子。

 

当上半场结束前,巴拉克在禁区里身后绊倒里克尔梅,下半场结束前,拉姆在禁区里拉倒马克西,裁判米歇尔都毫无表示,当克洛泽撞伤阿邦丹切里,素以严谨闻名于世的德国转播连个回放都不给,公正就是一个婊子。

 

当然,阿亚拉在下半场刚开始就利用角球机会,力压高大的德国后卫,为阿根廷打入一球,终结德国人336分钟城门不失记录的时候,很有一种让比赛沿着“阿根廷扼住命运的咽喉”的套路走了下去的感觉。当时,里克尔梅牢牢控制住了中场,并利用准确的向前传球,精准打击德国人的肋部。但比赛的转折点还是出乎意料地来了,佩克尔曼这个凯子在比赛第72分钟就用坎比亚索换下里克尔梅,如同本届世界杯对阵荷兰时,墨西哥主教练埃雷拉过早换下了多斯桑托斯。

 

这是一个对彼此都太过强烈的信号,德国人,来弄我吧。德国人的报复果然很快来到,在里克尔梅下场后的第八分钟,克洛泽门前7米处冲顶成功,比赛进入加时。尽管科洛奇尼在加时赛最后阶段距门40米的吊射砸中横梁上沿,但点球还是来了。

 

后来,说起这场点球,都要说到科普克给莱曼传递的小纸条,貌似这张纸条才是上帝引领德国人继续前进的旗帜。但没有人会提醒后来的球迷,阿根廷人本不惧怕点球,但他们优秀的点球门将阿邦丹切里已经被德国人搞伤下场了,后来站在门前的是长相远比守门能力好看的佛朗哥。

 

那一晚,说好要来现场看球的马拉多纳被德国组委会挡在球场之外,刚刚过完19岁生日的梅西默默坐在柏林奥林匹克球场场边(阿根廷足球,总是在奥林匹克球场遭遇不奥林匹克精神的待遇)欲哭无泪。就像1990年的决赛之后,巴蒂斯塔堵住裁判怒火,眼神里的愤怒仿佛可以杀人,这一回,有德国血统的海因策则带头和作出挑衅动作的比埃尔霍夫动起了拳头,在74000名观众的注视下,马克西、小猪、阿亚拉先后卷入了战团。

 

2010年南非世界杯,德国点球4-0淘汰阿根廷

 

这场斗殴的后果一直延续到2010年的八分之一决赛。双方再次相遇,从第一分钟开始就相互将对方铲得人仰马翻,而犯规的一方还要向裁判咆哮施压。特里有过横身用头阻挡射门,而这一场比赛,默特萨克选择用脸阻挡足球,克洛泽在进球前甚至还在门线上停了一下,以加深对阿根廷的羞辱。不过这一切,随着一场非正常的4比0屠杀,不再有任何八卦的价值。

 

时间又过了四年,今夜,更成熟的梅西将遭遇更成熟的德国军团,在决定是向1986致敬,还是复制1990之前,双方阵中太多的当事人,可能先要给2006一个了断。

 

现在,我已经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