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3日 07:36
李桐

李桐

自由撰稿人,世界政治暨体育现象研究者。2002年走红于网络,先后在《南方体育》、《体坛周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金榜题名时,落第;洞房花烛夜,隔壁。

 

人生最残酷,莫过于世界杯三四名之争。在竞技的世界里,惟有冠军永流传,三四名决赛就连餐前开胃酒都算不上。对于半决赛的失意者而言,第三名与其说是荣誉,不若说是撒向伤口的又一把盐。

 

除了当年的暴发户韩国和没见过世面的土耳其,三四名决赛终是一块鸡肋。哪怕是保加利亚这样的初哥都不屑一顾,斯托伊奇科夫和他的兄弟们上半场就爽快地送了瑞典人四个。1990年的三四名比赛有东道主参加,但圣尼古拉球场也没坐满。

 

“嘴上全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讲的是英文叫“非法”的国际足联。这一全球最赚钱的非盈利组织誓死捍卫三四名决斗,伟光正的说法叫这是捍卫世界杯的传统,背地里想的其实全是剩余价值。

 

当然,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

 

巴西是东道主,还是史上唯一在半决赛中刚刚被1比7狂屠的东道主,需要挽回颜面,更要维护和谐社会大局。比赛开始前,坐得满满当当的加林查国家球场里又一次将巴西国歌唱得感天动地,随后全场数万名巴西球迷,人不分老幼,与在场的11名首发球员集体宣誓的场景,让人恍惚以为依旧身在一个威权时代。

 

但足球,终究要靠技战术论输赢,如果单比唱歌与哭泣,朝鲜人才是永远的第一。

 

范加尔赛前嘴上大谈这场比赛无意义,但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千万不要相信荷兰人。如今荷兰阵中话事的是罗政委,这将是罗政委的最后一届世界杯,弄好了像上届的福兰一样混个金球奖也未可知。所以罗本至始至终不放弃。

 

罗本棍不离身,就注定了巴西又要悲剧。

 

果不其然,比赛刚刚16分钟就进入了垃圾时间。先是大巴黎队长给荷兰送出点球,后有大巴黎新援为布林德送出神助攻。

 

席尔瓦的犯规,中国的巴西迷们居然还要争论犯规不在禁区内,难道不知按照规则的任意球加红牌才更是巴西的悲剧?而路易斯价值5000万欧元的脑残,则让人感慨坑土豪居然可以坑到这种地步,穆里尼奥当真牛逼。

 

那一刻,在场的巴西球迷心中暗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假设输给智利或者哥伦比亚,最多也就哭一回,如今一周之内被吊打两次,连德弗莱都能连过三人,送出传中,巴西后卫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搞得中国的国家电视台想肃穆庄严都难。

 

一个草根,硬要跻身上流社会,挤着挤着,你就成了芮成钢。

 

本届世界杯的巴西,就是足球场上的芮成钢。将学渣包装成学霸有多难,国际足联保送一支16强实力的球队进4强就有多不容易。

 

小组赛提前一天开踢,小组赛第三场却要等到荷兰踢完再开始,只为方便挑选对手。在无法取胜的时候,有日本人雄一助力;眼看要被墨西哥抢走头名的时候,有卖球为生的喀麦隆及时帮助刷数据。这些都是国际足联为巴西开创的潜规则

 

一支有着桑巴传统的巴西队,为了阻止哥伦比亚,生生犯规31次,创下1966年以来的新高。因为内马尔受伤,巴西球迷竟然要送给祖尼加一颗子弹,却不提J罗被搞倒6次,这世界,真有这么多蛮不讲理。

 

这一场比赛,巴西人犯规16次,费尔南迪尼奥那样的以传控分球立世的全能中场,俨然一个覆盖全场的屠夫,对罗本的那一下,居然连劈叉动作都做出来了,巴西球员的柔韧性,真的很好。

 

可惜老油条荷兰终究不是新丁哥伦比亚。三木在手,心中不慌。他们回敬了20次犯规。要不是球员们为了准备新赛季,担心受伤,主动放弃了几乎所有的五五波之争,这将又是一场5+的比分。但尽管如此,足球王国巴西,还是在本届世界杯上丢了14个球,超越02年的沙特和10年的朝鲜(两个亚洲兄弟的丢球都是12),成为世界杯扩军之后单届丢球最多的一个。

 

全部14次丢球中,有10个来自最近两场的屠戮。巴西足球,就这样沦为强队的试金石和磨牙棒。

 

更悲惨的是,在被德国与荷兰先后吊打时,巴西人唯一的反抗方式就是各种方式的摔倒。

 

半决赛对德国,大比分落后时,麦孔和奥斯卡,老的小的比着摔,而更适合摔跤运动的浩克,在没有碰撞的情况下就飞了出去,好生惊诧。最牛逼的还是马塞罗,这个蓬蓬头连假摔都那么嚣张,难怪比利时的费莱尼要赶紧换发型,真是怕被人从背后认错啊。

 

摔得最漂亮的还是内马尔,上赛季在西甲,这哥们多次向我们展示了被人一碰就能飞出几米的沾衣十八跌神迹,当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相比之下,虽然勤奋但未经拉影培训的奥斯卡,就有点辜负自己的姓氏了。继克鲁伊夫和雷普之后,罗本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第三个单届创造两个点球的人,而奥斯卡则成为本届世界杯第一个因假摔而得到黄牌的人。

 

这就是明星与龙套的差距。老话说艺无止境,果然如此。

 

无话可说的巴西球迷在看台上举牌,一张写着“最好的东道主”,德国与荷兰点头,表示同意。一张写着2018,俄罗斯,我们再来。

 

这倒让我想起一则小故事:从前,一位猎人进山打猎,遇到一只熊,经过一翻搏斗,猎人被熊强奸了七次;第二年,猎人唱完国歌后进山找熊报仇,一翻搏斗后,又被熊强暴了三回;四年之后,猎人又进了山,但熊一见他就乐了:“你到底是来卖淫的还是来打猎的”?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