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16日 07:27
Renata D’Elia

Renata D’Elia

蕾娜塔·黛莉娅,巴西著名作家、巴西国家队常驻记者。《经济价值》、《圣保罗镜报》、《巴西晚邮报》等媒体知名撰稿人。

 

“现在该干些什么,若泽?聚会结束了,灯光熄灭了,人群散去了,夜晚转凉了,该做什么呢,若泽?“伴随着周日晚上德国队成功征服马拉卡纳,这段出自巴西诗人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1902-1987)之手的著名诗句,目前正在社交网络上被疯狂转发。一切像是已经结束了。

 

然而还有一些东西永远不会休止,我亲爱的中国读者,你或许没法想象巴西和阿根廷之间乏味、复杂甚至还夹杂着一些孩子气的对立情绪,此时我们无良的当地媒体正试图借南美双雄的遭遇,再度挑动起两国之间的对立矛盾,巴西人嘲笑阿根廷最终在决赛时脚软,阿根廷人则讥讽巴西输得像个娘们,这样的骂战恐怕要持续一辈子。可是除了这种无休止的口水战,我始终在思考,世界杯究竟还能给巴西留下些什么?毕竟当新的一周来临时,我们百无聊赖的生活还要继续。

 

继续生活,这正是世界杯为我们留下的第一笔遗产。我想起了小时候,听说阿亚顿·塞纳在意大利意外身亡时的场景。这位赛车场上的英雄曾是整个巴西的希望,他的存在让我们从动乱的政治和社会动态中偶尔抽离出,为巴西呐喊。当时的巴西,还残留严重的军政府统治色彩,而塞纳这位人民英雄的去世,无疑加剧了百姓对于自己不满的发泄。在如此悲痛情绪中,巴西迎来了自己的第四座世界杯冠军,这座奖杯像是献给塞纳的一首挽歌,也像给百姓的一次慰藉。那一年巴西的民主脚步举步维艰,我们刚从长年的经济疲态中苏醒,而“雷亚尔计划”的始作俑者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索,也在那一年的年末被顺利推选为总统。生活很糟糕,但还在继续。

 

2014年同样是一个总统选举年,20年前,决赛场边的座位席上坐满了普通百姓,而如今清一色的全是中产阶级球迷,因为只有他们才负担得起价值1000雷亚尔(约600美金)的最低票价,鉴于这样的变化,我想人们嘘总统迪尔玛·罗塞夫也不是完全的无理取闹。足球不再属于人民,它总是与政治藕断丝连,世界杯和奥运会都是如此。然而从另一方面思考,至少我们没有了血债要还,取而代之的是很多账单,巴西这个南美巨人正在成长,正在从年少的轻狂中学会成人的责任,也正在从22个男人为抢一个皮球而拼杀90分钟的游戏中,学会面对生活的残酷。

 

是的,足球是我们的生活,但生活不全是足球。但谁要是毁了我们心目中完美的足球,那我们一定不会客气,而这正是世界杯留给我们的第二笔遗产——挑战巴西足协。这个老迈的组织,刚刚裁掉了和自己一样老迈的教练斯科拉里,正计划邀请一名外国教练,用全新的足球管理视野来重建球队,他们也算是有了一些进步,至少德国人的七粒进球踢醒了他们臃肿的屁股。穆里尼奥和莱昂纳多这两个令人心潮澎湃的名字总算被足协主席马利亚·马林和他的幕僚们提到,我想说这两位都是威力十足的改革派,如果真能请君入瓮,那么巴西足坛必定会迎来一场狂风暴雨。但马林真的会那么做吗?

 

据官方信息表明,马林曾在1960年至1990年与前巴西独裁军政府关系密切,这奠定了他右派的政治风格。在巴西队无缘领奖台后,我猜他那张整个巴西最丑恶的嘴脸,更加龇牙咧嘴:官僚、懒惰、迂腐、腐败、自私,甚至将巴西足球当作是他个人的财产。瓜迪奥拉宁可赋闲在家,也不愿和这样的小人打交道,马林的存在本身就是阻碍巴西足球的一大顽疾。当然我们也不会傻到认为他会主动让贤,因为即便那样也没有用,足球已经在他的手上从根基开始腐烂,除非连根拔起,否则它会春风吹又生。但我想在这阐述的不是这种无望的抱怨,因为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至少我们这一次知道该将矛头指向谁,足协再也无法忽略每一位巴西球迷的存在!

 

当然得到这两笔遗产后,我们还需要算一算那些充满争议的费用该如何入账。球场、机场、公共交通、修路和世界杯广告的钱,都该由谁来买单呢?谢谢这些基础设施,我们亲爱的联邦政府!请你们抓紧时间,把他们赶制完成吧!从世界杯开始前,你们就一直在承诺的基础设施,怎么到世界杯结束了,还没完工?对了,讲起球场,我很想请问,马瑙斯和库伊亚巴的这两座雄伟建筑,以后难道只是单纯的摆设?这里没有职业球队,也缺乏付得起场租的足球爱好者,请问这座球场如何在未来为当地百姓牟利?

 

当世界杯为我们带来了超过98%的超高上座率时(超过3300万张球票销售一空),巴西本国联赛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观众危机:我们的平均上座率下滑至全球第18位,甚至被德国和英格兰的二级联赛甩在身后。其实18位的数据还有些水分,据我们记者的调查,普通联赛中,球票销售比例仅为38%,而这仅仅还只是圣保罗、里约、南大河州以及米纳斯·吉拉斯州这些足球资源集中地区的数据,除此以外的地区,情况更糟!文艺演出的场所就更少了,一般都集中在科林蒂安和马拉卡纳这两座球场中,除此之外,鲜有球场能分到一杯羹。下个月,联邦州府、州政府和调查机构将努力告诉我们,这些球场该如何盈利。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做到,一直以来都是。

 

我猜在年底前,这些政府雇用的精算师一定会要忙一阵,届时现任总统的对手肯定会列出这笔价值123亿美金的联邦政府支出,让迪尔玛·罗塞夫解释它的用途。这笔巨款由几部分银行贷款组成,大约20亿美金由BNDES(洲际发展银行)发放给州政府,州政府的理由是科林蒂安和巴西国际队需要扩建球场,开始圣保罗和阿莱格里港本身就有球场,为什么还需要20亿美金?难道人工成本又上涨了?好吧,其实工人的工资压根没变,倒是贷款利息涨了不少,原本的20亿,按照乐观计算,如今已经涨至35亿,当然这笔钱政府是还不上了,看来只有我们努力纳税了。

 

好在世界杯也带动了一些旅游业,会帮我们减轻一些纳税的压力。来年,巴西人将继续笑容满面,欢迎四方游客在这里享受阳光和沙滩,这是巴西人的小买卖,却是政府的大生意。对了,这是世界杯带给巴西的第三笔遗产——和很多正在走向民主的国家一样,我们的数学越来越好了。(译/朱渊)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了解更多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信

凤凰体育微博

凤凰体育微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聚焦热门

大表哥